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人物 >我和贊比亞村長的忘年交

人物

我和贊比亞村長的忘年交

來源:中材建設  發布時間:2020-09-10

贊比亞項目王青青

“Hello,Mr.Wang……”11月4日早上八點打錯了的電話,卻聊了幾分鐘。電話雖然打錯,卻是故人。來電的是原項目部附近村的小村長Mr.Chiyeya,一個皮膚黝黑,濃眉大眼身材健碩的非洲中年男人。自水泥廠交付業主運營,我已經搬離現場一年多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接到村長的電話,尷尬的是他大多是找原業主的王翻譯協調事情,但是我每次還是會接聽,再跟他聊聊近況。

來贊比亞已經三年多了,項目的合同簽訂、生活區建設、項目建設、當地人招聘和解聘、項目完工,曾經遇到的困難都得以克服,一路的艱辛今天看來都是輕松笑言的談資,一切,仿佛就在昨日。

第一次踏足非洲

時間最是不等人,就在我們還在念念不忘昨天的歡喜憂傷時,日子已經馬不停蹄地匆匆溜走了。2016年5月12日,經過約20個小時飛行后,我抵達贊比亞首都盧薩卡機場。此前對贊比亞甚至非洲的印象完全就是到處是獅子大象的《動物世界》——原始狂野,炎熱多彩,可是機場見到的,卻是一座紅磚房,又小又矮。出了機場,沿著盧薩卡城市形象大道-GREAT EAST ROAD往城中心走了一段,所見的風景沒有因離開機場而變得繁華起來,路邊的建筑零星可見,少有高樓,街面倒是干凈,整潔。再走一段,駛離了主路,又拐了幾段,來到一個離項目臨時駐地很近的贊比亞村鎮集市。街道兩邊是無規劃的簡易土房,垃圾遍地,風卷著黑色的沙土在曼舞,道路上隨處占道,賣什么的都有,人車擁堵。看到這種場景,雖是炎熱的中午時分,我的心涼了半截,心里想:這首都,還不如我們鎮上……好在,過了這片街區,景色忽然變得美好起來,綠樹成蔭,街面寬闊,兩旁是一座座的lodge,我心中的陰影這才逐漸消散。

第一次相遇村長

時間轉眼就到了2017年2月份,彼時,正處于當地雨季,工業園的施工如火如荼。國內的分包商員工從年初開始便源源不斷地從中國各地來到項目現場,不過項目施工還需要大量的當地員工,考慮到管理,我們項目傾向于從項目外地招工人。

一個泥濘的清晨,一個穿著草鞋,短褲,穿著吊帶,戴著草帽,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來到我們現場駐地,經業主翻譯介紹,得知他是這里的小村長,此行的目的是要求我們公司從附近村里招收工人,不能從其他地方招人。我當時心想,糟了,遇到地頭蛇了,將來當地工人可不好管理了。項目領導卻認為,這也可以是好事,當地人不善遵守紀律,將來有事可以找小村長協調處理。于是,我給小村長列出了我們需要的工人種類及數量。小村長特意安排他的秘書夏瓦(音譯)常駐我們項目門口,理由是可以幫我們協調招人。當然,隔三差五,他也會戴著他的草帽,吊著背帶褲跑到我辦公室寒暄幾句,打打招呼,有時還用他的大嗓門高興地跟我說“MR.WANG ,我今天給你帶來了某某類工種的工人”。信任需要一個慢慢過程才能建立起來,但只要彼此帶著真誠的態度去面對,彼此尊重,友好溝通,很多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

緣起中國行

2016年,小村長Mr.Chiyeya參加了由業主發起的當地酋長中國水泥廠參觀行活動,也第一次踏上中國的土地。小村長回來后,一有機會就會向我描述他在中國的見聞,說去了北京、上海和承德。在天安門,感受到了中國悠久的歷史文化和獨特的風俗。在長城,看到一塊塊大石頭,感嘆古代中國人在沒有任何設備輔助的情況下在每個山脊上修建城墻,感嘆中國人的智慧和勤勞。他坐了中國高鐵,不可思議中國的火車能以350公里/小時行駛,繪聲繪色地跟我描述,用兩手掌平行相錯,如兩輛火車會車時一樣,嘴里發出“嗖,嗖……”的聲音。在金隅水泥廠的時候,他驚訝于該廠的先進程度和建筑速度,還美美回憶了一把跟廠里的工人互動和比試肌肉的故事。我告訴他,這個水泥廠也是我們中材建設建造的(Made by CBMI),他對我豎起大拇指,眼睛里閃爍著堅定。小村長的描述很是生動,總是把周圍的人逗的哈哈大笑,尤其是講到爬長城陡坡時,不敢往下看,他同事拉著他說“我們別上去了,我不想在這里掉下去,我還想回到盧薩卡看太陽”。

小村長的這次中國行,造就了CHIYEYA Village 與中材建設的難舍緣分。不管在國內和國外,中材建設用一個個成功的項目向世界展示了實力,也用此奠定了業主或投資者的信任。

困難協調員

在當地贊比亞員工看來,小村長可怕、粗魯、非常難以溝通。經過長時間的接觸,我和小村長的卻發生了很好的化學反應。小村長是性情中人,契合他心意的時候,他會開懷大笑,其實小村長也是深明大義的。最初,村民員工反映問題的時候,他會直接來我們辦公室要說法,漸漸地他卻成了我們與附近村民的溝通橋梁,在一起經歷了一次次糾紛后,我們互相之間信任更加牢固了,有時候小村長還會嘗試自己先解決一些糾紛。有一次,當地村民不相信我們項目會按他們的國家政策繳納社保NAPSA等,在村長家附近聚集準備開會,小村長主動找到我們商量解決辦法,讓我們將近幾個月的繳納NAPSA記錄打印出來供當地員工查看,迅速平息此次事件。

隨著工程的推進,附近村莊的工人越來越多,其中也有大村長的兒子。2017年3月末,大村長的兒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曠工,為此我們將他開除了。開始的時候小村長的秘書來辦公室要求我們重新考慮開除大村長兒子的決定,但項目領導堅定認為我們的員工管理制度需要得到貫徹,不能為某個人破例。一天上午,我把小村長找來,直接向他說明了開除大村長兒子的原因,希望他能幫忙從中協調解決。在非洲,等級觀念比較明顯。小村長坐在我座位邊的椅子上,手里拿著員工紀律的小冊子,臉上透著一股愁容。我把剛泡好的茶水遞給他,耐心地跟他說這種情況我們不能縱容。小村長一改往日響亮的聲音,低沉說到“Mr.Wang,為了項目的順利推進,我會盡力跟我們的大村長解釋,我想我會有辦法。”我在想我跟小村長之間,無論是博弈還是信任,最終目的都是為了完成項目,造福百姓。

遇到挫折和困難的時候,要主動找人幫忙,當困難解決后,困難有如我們的宣傳員,會更好地詮釋我們的故事。

1.jpg
與小村長再次相遇握手

真誠贏得信任

當我們用真誠打開當地員工的心門,贏得了信任,他們就會接納我們,甚至會依戀我們。2017年9月至11月,為當地員工受辱的投訴進行調查,我跟他一起組成調查組。我們多次到附近村莊了解情況,組織多次會議,共同錄音拍照。看到我們認真地進行調查,當地員工都對我們投來感激的眼光。該事最后證明為一起誣告事件,但是我們認真對待的態度,贏得了很多人的信任。村長在會上發言說:“我代表附近的村民,非常感謝中國人來我們村里建設這么大的工程。我們沒有反對和敵視你們,我們歡迎你們。等水泥廠建成后,我們就可以在附近就業上班了,我們就能買到更便宜的水泥了,我們就可以更容易地建蓋新房了。你們從萬里之遠來到我們贊比亞工作也非常不易,希望你們能平安回去與家人相聚,如果附近村民對中國工人有不友好行為,我希望你們可以告訴我,我可以保證公平解決,不會偏袒村民。”公司每建設一個項目,解決員工的就業問題、員工家庭的生活問題,也能為當地工人提供大量的工作崗位,水泥廠建成后業主運營也會雇傭很多本地工人,這都能為當地人增加就業機會和收入。當地重大節假日時,我們會組織購買發放一些食物給當地工人。為了解決當地受災后飲水問題,我們積極提供飲水;為了附近當地小孩上學能有課本可讀,我們為當地的學校送去文具和教材,鼓勵他們努力學習。我們在世界各地建設一個個項目,其實社會效益是遠遠超過經濟效益的。

2.jpg
  邀請當地孩子和家長參觀項目現場

時間就是信任最好的證明。很多當地員工為了能繼續跟隨我們,到500公里外的恩多拉CAC現場繼續工作,還有一些當地員工放棄了已經成為水泥廠員工的機會,毅然辭職重新加入我們。自從搬到新駐地之后,總能當地勞資告訴我,某某員工想重新回來,原來的當地勞資主管,也給我打電話,希望恩多拉開工后再帶上他。

 

3.jpg
  項目部給當地員工發放物品

4.jpg  
 給附近小學生發放文具和教材

中國名片

有次,我從盧薩卡返回到原項目地,當時項目已交由MPANDE公司運營,偶然碰到了小村長,此時他已經升為了大村長,還組織當地村民成立了公司為水泥廠提供餐飲和清潔服務。他還是那副行頭,帶個草帽,穿著短褲,見面就給了我一個“熊抱”,拉著我的手坐著他的皮卡車旁邊,又跟我講起來他在中國的所見所聞——還是那些老故事。也許這些是他一輩子珍貴的回憶,我想他會把這個故事會講給他的13個小孩,甚至小孩的小孩,以及附近的村民聽。

他告訴我,現在很多人都來附近水泥廠找工作,每當夜幕降臨,很多人都會圍過來看水泥廠的夜景。時值贊比亞的深旱季節,工廠附近每天一停電就是15個小時以上,水泥廠的夜景璀璨似夢、有一種不似燈光、更勝陽光的美麗和光明,照亮了當地人民。

“沒錯,我要去中國”附近小學校長的孫子堅定地說著,小村長Mr.Chiyeya也握著我的手說“MR.WANG,我會再去中國,很確定。”

我們用一個個工程作品向世界介紹和宣傳了中國,每一個項目都是一張公司名片。項目建成后,被當地人稱為“財富礦山”,他們的收入增加了,購買力也提高了,生活水平大大改善。

或許有一天,我會在中國接到Chiyeya村長的電話,耳邊又會想起熟悉的洪亮的聲音“Mr.Wang……”

5.jpg  
  贊比亞項目夜景

江苏快3